<big id="zctud"></big><i id="zctud"></i>
    1. <wbr id="zctud"><ins id="zctud"></ins></wbr>
    1. <wbr id="zctud"></wbr>

    2. <progress id="zctud"></progress>

      <optgroup id="zctud"></optgroup>

      咨詢熱線:(010)58202896

      搜索

      7??24С?????????

      400-660-5555

      北京時代方略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廣渠路21號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郵編:100124             
      電話:(010)58202896          

      版權所有:北京時代方略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備案號:京ICP備2021021237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可信組件

      戒煙門診醫生:為何有人選擇放棄藥物輔助

      瀏覽量
      【摘要】:
      “大概在2000年左右,住院的病人慢阻肺和哮喘患者很多,能占到一半左右,但是現在,病房中收入的病人大部分都已經轉成了肺癌病人。我們認為這都是跟吸煙密切相關?!?
      中國新聞網 
        “大概在2000年左右,住院的病人慢阻肺和哮喘患者很多,能占到一半左右,但是現在,病房中收入的病人大部分都已經轉成了肺癌病人。我們認為這都是跟吸煙密切相關。”
       
        作為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的醫生,這些年譚星宇正目睹著病房中發生的變化。她每周都會在醫院的戒煙門診出診,在這里,已經開始有十幾歲的中學生被家長送來戒煙。
       
        “我接診過18歲的患者”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戒煙門診設立于2008年,至今已經走過十幾個年頭。
       
        身為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的譚星宇,從門診建立之初就開始每周出診。這些年下來,她接觸過的患者已有數千名。
       
        不同于其他門診的檢查,來到戒煙門診就診的患者首先要通過填寫量表,對尼古丁依賴程度進行判斷,包括每天抽煙的次數、是否一早醒來就想抽煙等等,一旦被判定為中重度,那么戒煙就需要借助藥物輔助。
       
        “通常依賴程度比較高的話,如果不采取其他干預手段,大概只有5%的戒煙成功率。”
       
        這些年,譚星宇感觸最深的是,來就診咨詢的患者年齡構成正在發生變化。
       
        “《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實施以后,我們的門診量明顯比以前多了。過去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年人因為查出冠心病之類的疾病來戒煙,現在門診患者里有不少年輕人在沒出現病癥時就主動來戒煙了。”
       
        一方面,是患者對于煙草危害的認識正在加深,另一方面,一些青少年患者的出現,也讓醫生感到擔憂。
       
        “兩三年前,我曾經接診過一個18歲的患者,當時他還在上高中,是父母把他帶來戒煙門診的,而這個孩子差不多從初中開始就已經有吸煙史了,好在當時他的尼古丁依賴并不嚴重,沒有用藥物輔助就戒斷了。”
       
        這樣的病例也是青少年中的一個縮影。
       
        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的《中國吸煙危害健康報告2020》指出,我國吸煙人數超過3億,2018年,我國15歲以上人群吸煙率為26.6%。中國疾控中心此前發布的《2021中國大學生煙草流行調查》則顯示,我國大學生吸煙率為7.8%,男生吸煙率(15.0%)高于女生(1.1%),高職/高專吸煙率達到11.6%。
       
        在醫生眼中,盡可能降低青少年吸煙率是防止日后出現更多“老煙槍”的關鍵手段。
       
        病房里,肺癌患者越來越多
       
        “吸煙有害健康”,這是印在每一個煙盒上的警示標語,其理念早已被廣泛宣傳。
       
        從國家層面看,控煙也被視為健康中國建設中的一項重要工作?!督】抵袊袆樱?019—2030年)》中提出,到2022年和2030年,15歲以上人群吸煙率分別低于24.5%和20%。
       
        在現實層面,控煙工作的推進已經刻不容緩,因為對于臨床醫生來說,煙草對民眾身體健康產生的不可逆傷害正在快速顯現。
       
        在譚星宇所在的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病房,近20年來,患者的疾病譜正在發生明顯變化。
       
        “大概在2000年左右,住院的病人慢阻肺和哮喘患者很多,能占到一半左右,我們還專門成立了慢支門診,但是到了現在,我們病房中收入的病人大部分都已經轉成了肺癌病人。另外,肺炎和哮喘的病人也比以前明顯增加,我們認為這都是跟吸煙密切相關。”
       
        譚星宇說,過去,從慢阻肺到肺心病進展還比較緩慢,可能需要三四十年的時間,而到現在,有的年輕患者病情發展只需要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有些則確診肺癌,這些改變都與吸煙強相關。
       
        這一變化也被數據所論證。據媒體報道,根據國家癌癥中心數據,2021年中國肺癌發病人群約97.8萬人,是中國第一大癌癥。另外,中國肺癌新發病人占全球肺癌新發病人的比例由2016年的42.5%上升至2021年的43.1%,并呈現繼續上升的趨勢。
       
        2021年11月,研究人員在《煙草控制》(Tobacco Control)雜志發表的研究論文分析,中國的吸煙流行高峰大約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從早期其他國家的經驗來看,與吸煙相關的死亡高峰通常發生在幾十年后,因此中國肺癌死亡人數的高峰尚未到來。
       
        研究還預計,從2020年到2040年,與吸煙相關的癌癥死亡率將在男性中上升44%,在女性中上升53%。
       
        藥物可及性仍是問題
       
        早在1998年,世界衛生組織就將煙草依賴作為一種慢性成癮性疾病列入國際疾病。
       
        伴隨臨床醫學循證醫學的發展,有充分的證據說明,戒煙是控制慢病的首選治療手段,但戒煙又是非常困難的過程,藥物輔助戒煙被廣泛運用于戒煙門診。
       
        目前,我國臨床戒煙指南推薦3類戒煙治療藥物,包括尼古丁替代療法類藥物、鹽酸安非他酮緩釋片和酒石酸伐尼克蘭,一個藥物的治療周期是3個月,規范的治療可以使戒煙成功率提高1至2倍。
       
        不過,目前這些藥物尚沒有進入醫保報銷的范圍,患者都需要自費購買。
       
        “目前我們門診都建議患者至少用藥一個月,最好是堅持十二周,以幫助患者完全戒斷,三個月下來的花銷大概是1000元左右。”
       
        譚星宇說,雖然上述藥物的價格并不算高昂,但仍然有一部分患者了解到藥物自費以后會選擇先不借助藥物輔助戒煙。
       
        與此同時,在現行政策下,由于醫療機構對于自費藥占比有控制,這也導致一些醫院的藥房不會采購太多自費藥品,許多戒煙門診還面臨無藥可用的尷尬境地。譚星宇所在的戒煙門診,目前患者可選擇的用藥也只有一種。
       
        事實上,“將戒煙藥納入醫保”的呼聲近年來一直都在。此前,北京市控制吸煙協會還曾建議,將戒煙藥物納入定點零售藥店,支持外配處方在定點零售藥店結算和配藥,充分發揮定點零售藥店便民、可及的作用;探索將戒煙服務作為符合條件的“互聯網+”醫療服務保障范圍,等等。
       
        在譚星宇看來,如果能從政策上幫助提高藥物的可及性,對于患者來說無疑將會受益。
       
        這些年,譚星宇很關注離開戒煙門診后患者的動態,她建了一個專門的微信群,到現在已經有200多個患者被拉進群,她會經常在群里和患者分享戒煙相關知識,了解患者情況。
       
        最近幾年,譚星宇所在的科室,也有男醫生在戒煙門診的幫助下成功戒煙,她自己的家庭中更是實現了“零煙民”。
       
        然而,相對于3億煙民的龐大數量,中國的控煙工作推進仍然任重道遠。在“無煙中國”的建設道路上,如何快速、成功地復制“戒斷經驗”,或許是一項關鍵工作。這需要的不僅僅是更多像譚星宇一樣的醫務工作者投入其中,更需要政府以及社會各界的合力。
      毛片视频网站_国产综合av网址_毛片网站视频播放不卡无码_免费无码久久成人影片
      <big id="zctud"></big><i id="zctud"></i>
      1. <wbr id="zctud"><ins id="zctud"></ins></wbr>
      1. <wbr id="zctud"></wbr>

      2. <progress id="zctud"></progress>

        <optgroup id="zctud"></optgroup>